张继 官方网站

http://zhangji.zxart.cn/

张继

张继

粉丝:358416

作品总数:22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张继,字续之,号四融斋主,1963年生于河南。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主任及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隶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中国书协培训中心张继书法工作室导师、东方印社社长...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留言板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议价

国 画:议价元/平尺

匾额题字:议价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5933209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兰亭诸子批评榜——张继

    从大处讲,张继主要取法于碑。这个碑所指不是狭义上的魏碑,而是广义之碑,即秦汉以降的碑刻。碑刻风格有秀逸有野犷,有清丽有粗朴,张继取法于后者,这也就大体上可以确定他审美的方向和要抵达的目的,那就是达到大气、豪纵、开张的效果。


    张继的书法作品能给人一种大的气量,是完全展开来的,而不是收束谨慎;是无所顾忌的,不是计较于边角利弊的。书写中具有这种放纵的心态,笔下自然多了一份果断、果敢。写碑久了,落笔多有一些骄横,野犷之气散发。譬如有一件“太乙近天都”的古诗,取活洛派魏碑,下笔时并不严守魏碑笔法,信手的动作更多,以活泼飞动见长,也就比魏碑的原先写法更为灵活机趣。作品显示气势显然与书写者的胸次有关,心要放得开,手才能放得开。手放不开,多半是心放不开。放得开自然是一个优点,显示出书家的能力完全地释放出来了,达到痛快淋漓,也传递给观者一个舒展的画面。元人顾瑛认为:“一为物所役,则失其雅正之音。”张继的作品大都显示出书写时的心态无所拘,书写本是宽松快乐的行为,不是勉强为之的,因此可见其意气风发大刀阔斧,笔如箭镞。宋人李涂认为:“一旦临文,惟我操纵,惟我捭阖。此为一茎草化丈六金身。”每一个人都试图通过书法创作来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情调,此时万象在旁。清人王霖有句吟:“挥毫伸纸势建瓴,短韵长篇欻卷席”。张继要表现心气以粗犷为之,自然笔下不羁。


    在取法的品类上,张继可以说是诸体皆备,其中以篆、隶为优长。在篆隶的取法上,也是着力于变化的形态、跌宕的姿势。从具体的表现中可以看出,他不太兴趣于平正、均衡、匀称的结构、布白,也缺乏对篆、隶中工稳、精致的传达,所以他的篆隶作品都是起伏不平、抑扬多姿、摇曳多变,有一种奇态,也有生涩、粗率之趣。这自然比平正更能吸引阅读者。细读可以发现,在伸缩上很有讲究,缩者惜墨如金,紧收如龟之缩首,千呼万唤不伸头。伸则汪洋恣肆,如神龙甩尾,悠长而劲健。通过这种大的反差来营造异相之美。这些年来,书法创作中的奇态远远超乎平正。除了奇态更作用于视觉之外,奇态的创作也更使书家心机起伏痛快酣畅,心绪飞扬骏发踔厉。由此张继的篆隶作品也通篇洋溢动感,把古人笔下的庄重、典雅韵致,进行了大的转换。


    张继把篆隶写奇、写变有一个明显的因素,那就是行草笔意的进入。这种流动因素的掺和,冲击了形、味,也变换了笔法运行的速度,由徐缓而迅疾,由常速而不断变速,忽快忽慢忽轻忽重,快多而慢少,也就改变了篆隶中具备的温和、平顺、典丽的一些情调。偏颇多于正色,跃动多于平和,改变了人们在欣赏过程中的心理速度。张继的篆隶作品虽然粗犷,但古朴拙重之味较弱,笔墨的趣味多了起来。很明显的就是好看。 悦目感觉上升了,欣赏时产生快意,但难以由寓目而达之内心贮存,反倒不如厚实拙重更有回味。行草笔意进入篆隶,通常认为更为丰富,得多元美感,因为篆隶成分得到了改变。在形态多变的同时,我们需要更多的对内在的要求,而不是仅仅外在美观。


    在章法上,张继运用了疏密两种形式。篆隶疏朗甚至空旷,而行草却极为密集。张继的草书作品倾向于章草,每字大小相似,笔调甚为精省简约,一字之笔画的运用无多,适则止。用笔这方面,张继对于主要笔画的把握比较准确,恪守简之又简的运用原则,在简练中建立字的形态。可是他书写章草的速度又偏于迅疾,有时就把一些很灵巧悠扬的线条带了进来,它们不是章草线条,而是今草,很明显,这也冲淡了章草淳酣的韵味。张继的章草不是偏向赵孟頫、宋克一路的清秀,他心存改变、再造,但对于如何协调、统一,似乎还未把握整个过程。最主要的是章草作品中的章法构成,是给欣赏者很深的印象,但视觉也产生了拥堵的障碍。章法趋于密不容针一路,许多的字堆在一起,并无调节疏朗的长线条,字距密,行距也密,密密麻麻,扑面而来。有一种说法,理由是这一类章法呈现出信息的集中和强烈,使审美感受在瞬间达到了饱和。但从另一角度看,信息又要经得起吸收、接受,而不仅仅是信息轰炸,量大不等于质优,缺少信息之质就难以长久。尽管张继书写老练、气盛,字里行间还是粗糙,也有堆砌习气,尤其是侧锋的大量运用,就不免失之尖刻了。比较而言,我们阅读《平复帖》、《出师颂》,其中的气息使我们不急急过目,引导我们品味气息的高古。张继的章草尤需在这方面有所发展。


    书法作品有装饰气味好不好?人人都这么做也就见怪不怪了。在张继的篆书中,如他所书的《罗隐诗》,装饰味就很浓厚,线条拖着拽着,有意摆弄,一副作势。也许不自知,但痕迹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不免镂刻工巧之嫌。明人吴宽认为:“蓄于胸中有高趣,故写之笔下往往出于自然,无雕琢之病。”对于当代书家而言,在把技巧显示于外时,自然的程度还是欠缺了。


    张继的作品给人的印象还在于竞争力强,应和这个书法竞争的时代,飞快猛厉,歌舞战斗。善于竞争中不免火气躁气也相应进入。作品中的闲雅清逸韵致也就消失。大家知道,笔调雅致、从容清旷一些,也能使格调更为高洁。